今天是: 2022年10月6日  星期四
首页 原油油品 燃料油 原料油源 燃气 英才网 小产品 新闻中心  
用户名: 密码:
ico 站内搜索
首页 > 新闻中心 > 内容查看
中东和非洲成为新投资流向选择

   发布时间:2022/8/16 10:15:58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世界经济受到巨大影响,能源行业投资锐减,勘探投资的压缩使得储量增长缓慢,行业的资源接替亮起了红灯。2021年,全球经济有所起色,甚至一度出现强劲增长势头。但随后受到疫情反复以及地缘政治动荡等因素影响,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纷纷下调了2022年的经济增长预期。

 
  油气行业长期投资将保持增长
 
  油气投资对经济形势的反应极其敏感,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投资一般也较为萎靡。近几年油气投资就是在这样一个反复多变的环境中波动。短期虽有波动,但长期的投资趋势还是会保持增长,且投资流向及变化趋势越来越明朗。
 
  短期波动因素终究不能抵挡需求增长带来的投资动力,油气投资总量会出现增长。这两年外部环境的变化为激进的能源转型泼了一盆冷水,欧洲的表现非常具有代表性。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发生以来,欧洲经济的绿色低碳转型一直走在世界前列。《巴黎协定》签署之后,欧洲绿色低碳战略实施更进一步,大幅提升可再生能源比重目标,禁售燃油车计划紧锣密鼓。
 
  但近几年新冠肺炎疫情、极端天气以及地缘政治冲突叠加,让欧洲的绿色低碳战略屡屡碰壁。特别是去年和今年发生在欧洲的能源短缺问题让欧洲意识到了能源供应稳定的重要性,开始返煤、返核、返油气。虽然欧洲并未停滞新能源的发展步伐,但显然已经不把保障能源安全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新能源上了,至少在较长时期内如此。
 
  除欧洲之外,美国、中国等能源消费大国基本上也是选择了化石能源与非化石能源兼顾的发展道路。在此形势下,油气的需求空间是稳定的。即便不会出现大幅增长,油气需求的峰值也会延续较长时期。有了需求,就会有投资的动力。未来油气勘探开发向深层、深水、非常规领域进军的趋势在世界经济发展进入新的均衡格局之后还会有规律地再现出来。
 
  欧洲实际情况驱动投资流向变化
 
  当前疫情反弹、地缘政治因素等是推动投资流向变化的重要驱动力。去年欧洲发生的气荒和今年欧洲能源需求向化石能源回归,欧洲都是驱动投资流向变化的主要引擎。欧洲多数国家已经完成工业化,经济相对发达,能源需求规模较大使其具备了成为引擎的条件。今年的地缘政治冲突加剧了欧洲能源短缺,也更加坚定了摆脱俄罗斯油气的决心。这些变化影响了油气行业未来的投资流向变化。作为欧洲的近邻,中东和非洲成为新的投资流向选择。
 
  bp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中东地区天然气产量接近7000亿立方米,占全球天然气产量的18%,份额仅次于俄罗斯和中亚地区。其中,天然气大国伊朗的年产量为2500亿立方米,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的年天然气产量也在1000亿立方米以上。但是相对于中东的天然气资源潜力,中东目前的天然气产能开发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bp统计数据还显示,2020年中东地区的天然气证实储量达到75.8万亿立方米,而北美的天然气证实储量仅15万亿立方米,俄罗斯和中亚也不过60万亿立方米,中东天然气储量在全球名列前茅,是未来的后起之秀。从天然气储采比指标看,中东也处于绝对领先地位,整个中东2020年天然气的储采比为110.4,而俄罗斯和中亚为70,北美仅为13.7。
 
  非洲是中东之外的又一油气大区。虽然非洲也具备丰富的天然气资源潜力,但其开发程度与资源禀赋严重不匹配。bp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非洲北部的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尼日利亚等国的天然气证实储量达到12.9万亿立方米,位居中东、俄罗斯和中亚、亚太及北美之后,但其储采比高于北美和亚太地区,整体发展后劲不容忽视。非洲由于经济发展水平整体比较低,油气投资一直未能大规模跟进,对其产能建设和产量带来不利影响。今后若加大投资力度,完全可能发现更多的油气资源。
 
  而在地缘方面,中东和非洲都是欧洲的近邻,且目前双方均已经实现对欧洲不同程度供气,有拓展深度合作的基础。2020年,中东和非洲北部国家为欧洲提供LNG 600亿立方米,超过俄罗斯为欧洲供应LNG的水平(170亿立方米),占欧洲进口LNG(不考虑欧洲内部气源)的60%。
 
  从投资主体意向看,跨国石油公司投资中东、非洲可能性也正在进一步增强。欧美对俄罗斯发起制裁后,西方跨国石油公司纷纷从俄罗斯撤资。面对油价的回暖,具有灵敏投资嗅觉的跨国石油公司在政治需要和利润驱动双重因素作用下完全有可能调整在全球的油气投资策略。
 
  此外,中东和非洲本就是跨国石油公司的业务重要阵地。道达尔能源在非洲的业务能够拓展,与法国和非洲诸国的历史渊源有很大关系。从俄罗斯撤资或缩减资本投入后,跨国公司的资金流向中东和非洲也符合战略需要。
 
  跨国石油公司在全球油气勘探开发中一直扮演重要角色。从发展周期看,全球油气勘探开发投资步入复苏期之后,中东和非洲作为资源潜力区一定不会“冷”下来,跨国石油公司在中东和非洲油气勘探开发的“主角”地位将得到进一步凸显。
 
  激励北美页岩油气行业加快发展
 
  当前的地缘政治冲突也在很大程度上加快了北美的页岩油气复苏的步伐。中东和非洲油气勘探开发热起来,美国的页岩油气行业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
 
  较中东和非洲的油气勘探开发,美国页岩油气生产具有技术成熟、产能具备、启动快的天然优势。2021年页岩油气对油价上涨反应迟缓并非因为产能短缺和上产条件不具备,而是因为疫情导致的需求不振以及美国能源新政的负面影响。页岩油气具备快速恢复产量的能力。
 
  就当前形势看,页岩油气发展非常关键。从目前美国国内油气政策动向和页岩油气行业的实际表现看,页岩油气产量恢复已经出现积极势头。虽然美国依托页岩油气革命生产更多天然气可以满足欧洲需要,但是远亲毕竟不如近邻,未来欧洲油气主要还是来自中东和非洲,也有可能延伸至中亚。
来源: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本信息仅供您参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